桃花花❀

一个文手,偶尔画画,杂食

着新妆
入旧梦
风卷云舒唤花怜

巷子

你盲目的走在街上,雨点无情的打在你的脸上,又是那个阴暗的小巷,你闭上眼,准备飞奔过去。

滴答,滴答雨渐渐停了,平时短短的巷子今日却怎么也走不完了,你突然想起了新闻上看到的失踪案,无不例外都是在这条小巷发生的。

你冒出冷汗。回过头什么都没有,没有来时的路,只能往前走,直到你看见前面有个人,那人微微转头开口说:你来了,我就回去了。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眼前一黑再也没了知觉。

(这篇是我以前发布在QQ部落里的所以你们如果感觉看过也正常)

哈哈哈无聊做了沙雕表情包,抱图点赞,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做过,如有雷同,马上删(除非在我后面)(・∀・)

又丧又懒
我想我需要一个沙雕网友

总有眼睛会盯着你的一举一动
今天是她
明天是他
你的每一个小细节都可能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
所以
何必在意那么多?
毕竟
你也可能是盯着别人的其中一双眼

「all金」《分裂》一、征途

其实我们都挺自以为是的,自命不凡想着改变世界,但站在世界至高点上的人压根就没空搭理我们-------题记

贫瘠的登格鲁星上,充满着人们的哀怨。

不会有人不爱钱的,秋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熟睡的金。在这个荒芜的星球上要照顾金和格瑞,开支的确有些困难。虽说格瑞平时也经常帮着自己干活,可在这个钱和粮食极度缺失的情况下,两个人的力量是断然不够养活三个人的。

她本可以让金一同干活,可是她不想也不忍让这世界上的污浊染了他身上的光。贫穷的地方,纷争总是多的,人们会为了一口面包而大打出手,金性子又直,很容易卷进此类繁琐之事。作为一个姐姐她是十分不想看到金过早的见识人性的扭曲,她一定要保护好心中唯一的弟弟。

但是,自己却有着必须离开的原因。秋不舍的最后看了金一眼,便踏上了她的征途。当然,这一切格瑞都是知情的。毕竟,金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都要好好拜托格瑞了啊。

窗外,树影婆娑,秋的身影闪了几下,便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之中……

第二天清早,金顶着微微发红的眼睛站在镜前。他昨晚睡的并不好,在梦里一直有一团黑影追着他,在快接近他的时候突然显露出了血色的瞳孔,同时对他做了个口型“我来了哦!”金以前也做过这样的恶梦,唔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做的呢?忘记了。

金习惯性的依赖着姐姐,他跑到姐姐的房间却只看到了一封信和一个四四方方的箭头,信上仅有寥寥几句话“我有事要出远门,箭头你且随身带着,莫要里格瑞太远,勿念。”

金到底是心大,倒也并未想太多,习惯性的想着无非也就一两天回来。还不满的撇撇嘴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为什么一天到晚都要格瑞保护着啊!我也是能照顾好自己的嘛。”格瑞准备好了早餐听到金这么一句,平静的回了一句:“重要的是离开我你压根就分不清哪条路回来,笨蛋。”金不满的撇撇嘴。

吃完饭后格瑞就出去练剑了,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屋里,墙上的钟摆嘀嗒作响。忽然,一个和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了。“好久不见啊”那个人笑了笑开口说道。金有些诧异,问道“你是谁?”“诶,不记得了吗?那可真是令我失望呢。不过你认不认识我都不重要,反正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。”“梦中之人?”金小声问道。“不错,就是我。”那个人笑着回答道。“你想干什么?”金质问道。“你很快就会被我取代的”那个人说完这句话就又消失了。

“啊咧,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呢~”窗外的人影笑着看着金喃喃自语道。

---------—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mmm文笔好渣
跪求各位太太的喜欢和推荐(・∀・)(这个作者文笔渣还敢这么不要脸诶bushi)

「all金」分裂·序

本文预警:
1.有私设
2.轻微ooc

-----------------

墙上的钟声在嘀嗒作响
金发的少年踏上命运的征途
耳畔传来了嗡鸣声
不知这次是谁死前的哭喊
隐秘的往事随着黑夜一起袭来
在少年的身上雕刻它钟爱的作品
坐在床边与“自己”对话
直到清晨才合二为一
孤狼在与狮子撕咬
太阳灼烧着大地
每个人的时间都在悄然逝去
唯一的伪神却在出生就将时间定格
偌大的星球犹如积木一般被随意的搭建
所有人编织着一块黑暗的布
想要将阳光遮起
直到有一天少年划破了这块布
被恶意侵袭着全身
眼中却只看得到美好的假象
沉浸在虚幻中
做了个“好梦”

------------------
emmm
tag不够打了

emmm,不管哪种滤镜都一如既往的丑(((̨̡‾᷄ᗣ‾᷅)̧̢))

花吐症(真是万年老梗了……)

嗯…我最近改名很频繁。各位太太眼熟一下我吧,以后就不改名了。
求求各位点进来的大佬给可怜的萌新一个关注,或者推荐、喜欢(强烈明示(•̀ω•́)✧)
然后本文预警
1.可能会轻微ooc
2.是刀,刀!(骗你们的(•̀ω•́)✧)
3.格瑞单箭头金!!!(假的,是双箭头哦)
接受者进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~
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染上花吐症,也从未想过自己爱上的,是自己的发小。



“咳咳”格瑞咳出了几瓣向日葵花瓣。自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,格瑞脸色一沉,不够,他还要在凹凸大赛活的更久,否则,那个笨蛋根本照顾不好自己。



“格瑞?格瑞!你怎么了?”金回头看着落在队伍后面脸色愈加低沉的格瑞有些担忧。“没事。”“我刚刚好像听到你咳嗽了,格瑞你是不是感冒了啊?”“没有,你听错了。”金看着格瑞,他知道格瑞有事瞒着他,若连这样都看不出来,那发小可白当了。不过既然格瑞不说,他也不会问的,朋友总得有点私事,尽管,他并不希望格瑞有事瞒着他。



格瑞看了看刚刚藏于手中带血的花瓣,他在犹豫,坦白还是,算了?但是他那个笨蛋发小是根本不会明白爱和喜欢的区别的吧?向他坦白也只会徒增他的烦恼罢了,既然如此,那就只能把他身边的危险全部除掉了,在自己临死之前…



格瑞对着走在前面的金关照了几句,便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了,毕竟他并不想眼前之人看到自己满手血腥的样子。
格瑞本是想先从排名低的解决,不过格瑞看着眼前站着的嘉德罗斯,微微叹了口气。不过,先把第一解决掉也会省去后续很多的麻烦。格瑞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“嘉德罗斯,速战速决”“啧,你没有拒绝这可真是难得啊!”



身影骤闪,刀棍相交。



烈斩,所见皆可斩,何况现在是为了那个笨蛋而战!



嘉德罗斯感受到了一丝棘手,他知道这里的每个人不到必要时刻是不会使出全力的。他只是没想到他竟然隐藏了这么多。不过嘛“对,就是这样!”既然这家伙认真了,那就会有意思多了!



格瑞剑身一凛,朝嘉德罗斯的心脏刺去,却不想嘉德罗斯躲也不躲,只操纵着大罗神通棍朝格瑞打去。刀穿过心脏,嘉德罗斯连血都没有。糟糕失策了!格瑞心中警铃大作,人造人,是没有心的啊……



格瑞又咳了几声,涌出来的是大量的花瓣和血,棍子近在咫尺,但是他不能输!无论如何都不能输!



“矢量冲击!”金操纵着箭头袭向了大罗神通棍,虽然力量小,但只要有一丝偏离,足够了!



嘉德罗斯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,金一个矢量疾走,已经把格瑞带走了。



格瑞此时还因为刚刚咳的血有点多而有些乏力,金却直接亲了上去,唇齿交融着,离开时带出了一根暧昧的银丝。格瑞有些惊讶,但随即就把金继续压在了墙上亲了起来,比起金的青涩,格瑞显得更为纯熟,他慢慢的撬开了金的牙齿,用舌头摩挲着金的牙根,一直把金亲到了嘴唇微肿才不舍离开。



格瑞盯着金,他有很多话想问,却不知道问什么,反正他不问,金也会开口的。



金看着格瑞的深邃眼眸,脸色微红,轻轻说道“你和嘉德罗斯闹的动静比较大,我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了,正好看到你吐花瓣,是叫花吐症没错吧?凯莉跟我讲过的,她说亲喜欢的人就会好的,我刚刚没想那么多就亲了,所以,那个…”
格瑞看着拼命想要解释的金微微一笑道“金,我爱你,想和你共度余生的那种爱,想和你亲一辈子的那种爱”金(。◕ˇ∀ˇ◕)“我,我也…爱你……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从此格瑞和金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爱情生活(・∀・)

让我们为爱鼓掌!

感觉自己写的好草率……

这个还有后续哦,嘉嘉那里埋了个伏笔,你们想看嘉嘉和谁勒?



梦魇之月·人设篇(下)

我感觉我这个人设写的毫无卵用..(。•ˇ‸ˇ•。)…
上篇链接:http://yanse145.lofter.com/post/1f587a0b_efc8f6e3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~

姓名:安迷修
身份:最后的骑士(自称)双剑持有者
自述:
凹凸大赛,是一切恶意的集合体。在下身为一名骑士,应当用手中双剑斩去一切罪恶。无论何时,都不能忘记骑士道,这是师傅说的,然后他就再没了踪影……不过,说是要维护正义,却还是抵不过内心的欲望来到了凹凸大赛。最后只能活下一人的大赛, 我又能维持多久心中的假面?




姓名:安莉洁
身份:预言者
自述:
神明指引我来到了凹凸大赛,“真是充满了戾气的地方。”我自言自语道。为什么,伟大的神明会让我来到如此肮脏之地?神明的指令是不会出错的。我在心里又一次重复着。不过,大赛里有很多有趣的人呢,有一个少年,我看不透他,笑容之下,究竟隐藏着什么?神明也没有答案吗?真是可惜啊…他旁边的少女倒也挺有意思的,好像叫“凯莉?”是个魔女啊,于我是势不两立的存在呢。神明又有了新指令?斩杀,叛神者吗……



姓名:凯莉
身份:星月魔女
自述:
我不是个好人,这是我给自己的定义。他们喜欢称我为魔女,却不知我本就是。奸诈贪婪,十恶不赦,这就是我的作风。“用表面的恶去隐藏心里的善,你并非看上去那样十恶不赦呢凯莉。”“你说什么?丑女人!”真是的,到现在为止还是忘不掉安莉洁说的话吗?那个家伙凭什么妄下定义!不过越是这样越是好,毕竟,我很快就会让你们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恶!



姓名:银爵
身份:叛神者
自述:
我们一族是被神明遗弃的叛神者,我曾经有多么敬重神明,如今就有多么憎恨它们。它凭什么否定我们,凭什么?我可不想再成为所谓神明手下的傀儡,我要推翻神明的政策,我要改变这个世界固有的规律。我会给人们带来一个永恒的纪元!但是,为什么我的内心还是希望被神明得到宽恕?可惜,回不了头了……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来想多写一点的,但是实在是太懒了,不想动。
所以还有一些人物(没写简介的)就算作神秘背景,或者说后期会暴露更神奇的身份
然后我再补充一下,这个跟原作人设是很像的,但是揣摩一下我还是在里面埋了点伏笔的,然后就是加了很多的私设。
最后,求关注,求推荐,求喜欢(•̀ω•́)✧